QPhome# 青浦之家论坛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2122

积分

13

好友

375

主题
发表于 2007-11-26 19:13:08 | 查看: 98354| 回复: 12
生命的历程如同一段超长的影片,岁月的长河静静的流逝,一些胶片消磨了,漫漶不清了,记忆中的往事变成一块块碎片,杂乱的堆积在一起,构成生命成长的历史。可是,总有一些往事,永远清晰的保留在记忆的深处,永不褪色。

  我的童年是幸福的,我的父亲是县城一家机械厂的车间主任,母亲是厂里的工人,厂里给我家安排了两间房子,一间做父母的卧室兼客厅(事实上那时候普通人家还根本没有客厅的概念),另一间做我的卧室兼厨房餐厅。我自己在学校读书,成绩一直很出色,父母也一直以我为荣,乡下的亲戚来了,总是对着满壁子的奖状把我夸奖得飘飘然,所有的客人之中,最喜欢我的是母亲的朋友王姨——王姨比我的母亲小六岁,我至今也没有搞清楚,王姨是怎么会成为母亲在乡下做姑娘时的闺中密友的。反正在我的印象里,只要王姨一来,和妈妈之间总有说不完的话。而星期天只要有空,母亲也经常会用自行车载着我到王姨家去玩,农忙时节,还会去给王姨家帮忙做些事。

  80年代中期的时候,我上初中了,学习突然忙了起来,妈妈就很少带我到乡下去玩。而王姨的丈夫(我叫他李叔)常年在外面承包工程,王姨自己又开了一家小店,忙得不可开交,我就很少见到王姨了。

  那是中秋节刚刚过去不久,一个星期六的下午,天上突然下起了大雨,幸好放学时雨小了许多,我冒着雨跑回家,正要抱怨妈妈为什么不给我送伞,一进门,看见王姨来了,赶紧上前叫了一声:“王姨好!”王姨站起来,拉住我的手,笑着对妈妈说:“才几个月没有看见,你们宝宝就长了这么多,哈哈,倒比我还高出了一巴掌。”妈妈笑着说:“你不常来,猛一看见,才觉得他长了许多,我天天看着,倒看不出……”王姨又摸摸我的头,说:“十五岁的孩子,倒也应该有这么高了。快去把湿衣服换下来吧。”

  吃晚饭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是王姨上城里来发货,正遇上大雨,货没有发成,就来我家歇一夜,明天把货配齐了再回乡下小店。饭桌上,妈妈说:“晚上让他们父子两个在厨房里睡,我们睡大床。”王姨指着旁边的沙发说:“算了吧,别把老张(我的爸爸)捣腾的睡不着,我就在这沙发上睡一夜好得很。”妈妈说:“那怎么成,让宝宝睡沙发吧,他反正是倒头就睡着了。”王姨说:“也行。”

  吃过晚饭,王姨和爸爸妈妈在那边看电视聊天,我在这边屋里做作业,想倒晚上要和王姨在一间屋里睡,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有一点心猿意马,其实小时候王姨来我家,都是和我睡一床,今天我这是怎么了,快到十点时,外面的雨还在下,妈妈和王姨走进来,妈妈问:“宝宝作业做完了吗?”我说:“那有那么容易,明天是星期天呢,老师布置了很多作业,晚上怎么做得完?”妈妈说:“那就明天再做吧。你王姨也累了。”王姨说:“没事,让宝宝再做一会儿。”妈妈说:“平常晚上也是让他十点睡。”王姨说:“哦,那就好!”

  妈妈拿来一床毯子,放在沙发上,笑着说:“宝宝睡吧,晚上可别从沙发上滚下来啊!小王你早晨多睡会儿,别急着起来,明天早晨我不进来烧饭,买早点,喝豆浆。”说完,带上门就出去了,

  妈妈出去了,王姨拉上窗帘,插好门栓,说:“今天晚上委屈宝宝了。”我说:“没关系。”一边脱下长衣,穿着短裤汗衫躺倒沙发上,拉过毯子盖住身体,却侧着头看王姨。那时候,王姨确实还很年轻,三十三四的年纪,虽然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是依然丰满而不失苗条,瓜子脸,杏仁眼,一头乌黑的头发自然垂在肩膀上,王姨开始脱外套了,我的心突然猛烈的跳动起来,只见王姨脱去褂子,里面是一件粉红的圆领衬衫,裹得紧紧的,越发显出高耸的胸部,王姨又褪下裤子,里面只有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三角裤头,我的呼吸突然变得急促了,只觉得嗓子发干,眼前只有王姨雪白的大腿和那条同时粉色的三角裤头,王姨大概是觉察到了什么,一抬头,看了我一眼,目光对接的那一瞬,我突然觉得无地自容,赶紧闭上了眼,王姨笑道:“看什么看呢?哦,我们宝宝长大了!”我羞得不敢答言,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幸好王姨也就上了床,伸手拉灭了电灯,睡下了。

  我才渐渐的回过神来,脸上的烧慢慢的退了下来,窗外的秋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走廊上的灯光从窗帘外面透进来,我朦朦胧胧的看见王姨躺在床上,心里又砰砰的乱跳起来,其实那时候,我早已有了第一次梦遗,也在睡梦之中多次和班上的那个爱穿白色连衣裙的美丽女孩行那警幻仙所教之事,男同学之中有人不知道从那里弄来的手抄本《少女之心》我也曾偷偷的看过,此刻,梦中的情景,小说里的情节,仿佛已和对面床上的王姨融为一个整体,我只觉得身体下面胀得要命,火烧火燎的,却一动也不敢动,因为生怕王姨觉察出来,只是呼吸一会儿紧,一会儿松,同时也听到王姨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 本帖最后由 uynetwork 于 2007-11-26 19:15 编辑 ]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26 19:13:20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王姨突然轻轻的问了一声:“宝宝怎么还没有睡着?”

  我说:“王姨你也没睡着?”

  王姨说:“我有择席的毛病,换生床就睡不着。”

  “要不我陪你说说话吧。”

  “沙发上不好睡吧,你干脆到床上来,这床也够大的。”

  我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砰的一声蹦到了嗓子眼里,从沙发上坐起来,王姨说:“上来吧!”我走到床前,王姨向里边让了让,我上了床,紧贴着王姨躺了下来。

  我的大腿靠在王姨的光溜溜的大腿上,同时嗅到王姨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令人迷醉的气味,我大脑里一片空白,可能是因为在黑暗之中的缘故,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一翻身将王姨紧紧的抱住了,王姨发出轻轻的“咦”的一声,没有动弹,我的胆子大了起来,将一只手从王姨的衬衫下面伸进去,在她的乳罩外面摩挲着,王姨身子转了一下,一只手不知在背后的什么地方动了一下,乳罩忽然就解开了,(……删去40字)梦境中的情景如此真实的展现在我的眼前,我既兴奋又有些害怕,一只手抖抖索索的顺着她的肚皮往下滑,感觉王姨没有阻止的意思,就从三角裤头的松紧下伸进了那个神秘的地方,(……删去76字)王姨轻轻的哼了一声,我吓了一跳,却感到她的腿慢慢的分开了,(……删去234字)(多年以后,我看日本的毛片,这一幕总是会清晰的回映在我的脑海里),王姨接过卫生纸,慢慢的擦,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的(……删去34字),王姨一把拉灭了电灯,轻轻的喝道:“不许看。”我羞得不知如何是好,王姨却将我揽过来,让我偎在他的怀里,并排躺下了。

  外面的秋雨仍然没有停止的意思,王姨拉过毯子,盖在我们赤裸的身上,有了刚才的经验,我已不再害怕,我的脸贴在王姨的胸膛上,(……删去475字)王姨的手臂从背后环抱过来,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声,我吃了一惊,停了下来,“姨,你病了吗?”“别停,姨这是快活!”我放心了,(……删126字)只觉得自己仿佛是走在云头上,又仿佛是身陷在滚热的岩浆里(……删26字)我一阵眩晕,岩浆喷涌而出,云头不见了,一片五彩的霞光在大脑里闪耀,霞光闪过,我瘫软在王姨的怀里。

  …………

  黎明的时分,我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还躺在王姨赤裸的臂弯里,我的手(删49字……)王姨就醒了。

  “王姨,我要!”

  “不行,你才多大的人,这会伤身体的。”王姨掀开毯子,坐起来,拉亮电灯,穿上内衣,又伸手拍拍我的那话儿,低声命令我,:“穿上衣服,到沙发去睡,……不许这样,……听话啊……”

  我不敢违拗,只好穿好汗衫裤衩,乖乖的回到沙发上,窗外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不知不觉的我又进入了梦乡。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早已大亮,是爸爸把我叫醒的,告诉我妈妈陪王姨上街配货去了,爸爸和朋友们下乡去钓鱼,让我自己去买早点吃。

  临近中午的时候,妈妈才回来,说王姨直接回家了,这以后,我很长时间没有再见到王姨。

  第二年的中考,我非常幸运的达上了中专录取分数线(现在30岁以上的朋友都知道,那时候考取初中中专可不是容易的事情),父母让我填报省城的一家财经学校,因为王姨的一位堂兄在这所学校当招生办主任,王姨到省城去了一趟,对方答应了,录取没有问题,我终于迎来了漫长的学生生涯里的第一个快乐的暑假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26 19:13:40
一日是吃中饭的时候,妈妈对我说:“你也这么大了,虽然是放暑假,天天在家里闲着也不是个事,我和你爸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差不多就是家里的劳动力了。城里也实在是没有什么事需要你来做,你的王姨家今年春上做房子,现在正在装修,不如你去给他帮帮忙吧。顺便给你的两个妹妹补补课。”我说:“行啊,没有问题。”妈妈又叹了一口气,说:“你的那个李叔这几年钱倒是挣了不少,就是多在外,少在家,也不知被哪个狐狸精给迷住了,唉,这钱多了吧,也不是好事啊!”

  王姨的家离城不远,二十几华里,第二天,我和妈妈各骑一辆自行车,快到的时候,妈妈将车子拐进公路边上的一个崭新的院落,我才知道王姨家迁到公路边上来了。王姨的新家很大,面对公路的是一个三开间的门面,后面是一个院子,院子后面是一幢小洋楼,前面的店铺已经开张,后面的洋楼还正在装修中,王姨看到我们来了,一边和妈妈热情的打招呼,一边把我拉过来,将额头抵到我的鼻尖上,哈哈的笑道:“宝宝又长高了许多。”

  “高有什么用,又不能当饭吃!”母亲谦虚的说着,脸上却分明乐开了花。

  “谁说呢?宝宝学习那么好,怎么是没有用?”

  “多亏你给找了人,要不这会儿还不急死人?”

  “我能有什么关系,那是他的成绩好。我的那两个宝贝女儿呀,要是有宝宝一半成绩我就谢天谢地了,”王姨又转过头来对我说:“装修的事,也真麻烦,宝宝来帮忙是再好不过了,最重要的是给小丽(王姨的大女儿)查查作业。”

  妈妈吃过中饭就回去了,我下午无非是帮王姨照应一下店面,有时候给装修的师傅递点材料,倒倒茶水什么的,心里巴不得天早点黑下来,终于熬到天黑,师傅们却还要加班,直到十点多钟,王姨的两个女儿都睡下了,师傅才回去了,王姨还要收拾满屋的散乱的材料,我在旁边帮忙,王姨说:“你也累了吧,要不你先洗澡睡觉吧。”

  “不累!”灯光下,对着王姨高耸的胸部,满脑子都是那天晚上的情形,我呆呆的站着说不出话来。

  “小坏蛋,想什么呢?”王姨的眼光仿佛也有些迷离,伸手在我的脸上轻柔的捻了一下,我趁势一把抱住王姨的腰,将脸贴在她的胸部,将嘴巴凑了上去,王姨向后闪了闪,轻轻的推开我的头,说:“我的儿,姨忙了一天,身上又是灰,又是汗,脏死了……算了,不收拾了,洗澡去吧。”

  来到卫生间,王姨一边往浴缸里放水,一边对我说:“你先洗,我去看看小丽她们睡着了没有。”

  我脱下衣服,坐进浴缸里,浴缸很大,我不由得就躺了下去,王姨就进来了,我赶紧坐起来,王姨脱了衣服,也坐了进来,我的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只见王姨的胸前仿佛一对香馥馥、鼓蓬蓬发酵的馒头,上面还点缀着两颗软浓浓、红绉绉的草莓,真个是千人爱万人贪一件美物,我刚刚把手抬起来,王姨却把一条浴巾塞到我的手上“发什么呆,帮姨擦擦。”(……删去221字)我们象两条鱼一样,在浴缸里上下翻滚,洗澡水泼了一地,整个浴室里弄得到处水汪汪……

  以后的日子,我天天无非是做着相同的事,给师傅们递递茶水,给妹妹们辅导功课,有时候帮忙照看店面,到了晚上,王姨让我睡店堂里面的一间小套房(晚上店里不能没有人),三四天晚上来陪我一回,开始有两次趁着妹妹们不在的时候,抱住王姨求欢,总是被她轻柔又严厉的拒绝了:“不行,你的身子骨还没有长硬实,我要是由着你胡来,淘虚了身体,会害了你的。”“你要再敢这样,我明天就把你送回去。”我自然不敢不听话,过了十天半月的,王姨总要打发我回去呆两天,我总是又迫不及待的回到乡下,爸爸妈妈连连夸我懂事——他们哪里会知道我的秘密。

  暑假结束了,王姨家里的装修工作也基本完成了,我拿着通知书,登上了一个新的人生台阶,来到了省城的这所著名的财经学校的中专部,开始了为期四年的学校生活。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26 19:13:49
学校的生活既充实又浪漫,都是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同同龄的高中同学比,再也没有了升学的压力,功课也不太难,每天的课余时间,我都和同学们在操场上尽情的挥洒青春和汗水,晚上熄灯的哨声响了,男生宿舍里不说上一两个钟头是不会安静的,除了每天班上和学校的事情外,最终总要回到那个永恒的话题,对**的臆测与畅想,听着室友们幼稚的谈论,我常常在心里好笑,班上的同学普遍比我大一两岁,我的心里充满着一种过来人的自豪:他们顶多只是一群大男孩,只有我才是真正的男人。

  每年的暑假和寒假,我仍然会有一半的时间呆在王姨的家里,给妹妹们辅导功课,年终帮助王姨清算一年的成本与利润,成了我的专门的任务。当我的同龄人在性压抑中苦苦煎熬的时候,我却在享受着旖旎温柔的甜美人生。

  这时候,父母的厂里已经每况愈下,爸爸从车间主任的位置上退了下来,条件是分给我家了一套70平方的套房,三室一厅,爸爸妈妈也还算满意了。

  时光荏苒,这是我学生生涯中的最后一个寒假,那天晚上,我和王姨在一番缱绻之后,王姨摸着我的头说:“儿啊,明天晚上你李叔就要回来了,你明天上午就回去吧。”

回到家的次日上午,我和几个高中的同学在操场上打篮球,后面忽然传来妈妈的喊声,我走出球场,妈妈说:“快回来,李叔叔来找你。”

  “那个李叔叔?”

  “王姨家的李叔叔,还能有哪个李叔叔?”

  我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上,糟了,我昨天才回来,今天李叔叔就来找,能有什么事?难道李叔叔知道了我和王姨的事?躲是躲不过了,我硬着头皮,跟在母亲后面,忐忑不安的走进家门。

  一进门,只见李叔正靠在沙发上吞云吐雾,看到我回来了,李叔把手划了一下,“宝宝,呵,大名叫什么来着?怎么我还未回来,你就走了,正要找你帮忙呢?”

  “叫小名亲切,他能帮你什么忙?”母亲说。

  “怎么不能?还只有你们儿子最合适。”

  “李叔要让我干什么?”我怯生生的问,心也慢慢的放回到了原处。

  “咳,你看这年终到了,工人要接工资吧,我的帐还乱七八糟的,昨天晚上忙了半夜,也算不出个头绪,还是你王姨提醒了我,让我来找你帮忙。”

  “你行吗?”母亲向着我问道。

  “行,当然行!我学的就是财会专业,怎么会不行?”

  “好好好,现在就走。”李叔站起来。

  妈妈说:“没有见过你这么性急的,就在这儿吃中饭。”

  “诶呀!老嫂子,你就别客气了吧,我都急死了,车还在楼下等着呢。”说完,拉起我就下去了。

  李叔的帐务果然有些乱,整整一个公文包里塞的满满的都是条子,直到下午五点,我才全部理清楚了,算清了他应该付出的工人工资,同时我也明白了李叔发财的一些秘密,李叔拍着我的肩膀:“好小子,真有你的!不枉读了这几年书……”一边拿起大哥大往外打电话,“小吴吧,你明天早晨五点派车来接我过去……早什么早?三百多里路呢……,天气预报说明天还要下雪,要是被雪封了路,还不要误大事……100多号人,都等着钱回家过年呢……对,一定要早,嗯,就这么定了啊。”

  吃晚饭的时候,李叔要我和他一起和一杯,我不喝,王姨说:“喝点吧,你也不小了,过了这两天,也就二十了。喝点酒有什么关系?”“就是就是,男子汉怎能不喝酒?”李叔也说。

  于是我倒了一杯酒,陪李叔慢慢的喝,王姨和两个女儿吃饭,我们边喝边聊,借着一点酒意,我问:“李叔,我刚才把你的总帐也盘了一遍,300万的拨款,真正用在工程本身的不到100万,这能行吗?”

  “怎么不行,还有人用得比我更少呢,只要有钱大家赚,就没有事,你自己也看到了,我自己得的也就三十几万嘛!这事你可不要说出去啊。”李叔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包递给我,“这四百元,是李叔给你压岁的。”

  我当然推辞不要,王姨一把拿过红包,塞进我的上衣口袋里,“为什么不要,你不要,外面的狐狸精还嫌少呢!有狐狸精花大头,我们娘儿们花几个零头算什么?”王姨的手臂张开,在空中画了个半圆,显然,这娘儿们不仅指她和她的两个女儿,也包括我在内。

  李叔端着酒杯,尴尬的笑着:“孩子们面前,瞎说些什么呢?”

  “瞎说,我瞎说吗?”王姨睁圆了杏眼。

  我赶紧打圆场:“王姨……”

  王姨看了我一眼,口气忽然轻了下来:“算了,快过年了,别闹得孩子们过不好年……”

  “来来来,我们再干一杯。”李叔端起酒杯,把话题叉了过去。

  吃过晚饭,都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刚刚到了八点的样子,李叔和王姨就回到楼上的卧室里睡觉了,王姨说:“你李叔明天早上还要起早,我们睡了,天冷,你们三个也不要熬太久啊,早点睡啊。”我从沙发上站起来,目送王姨上楼,心里忽然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总之是很难受,王姨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默默的点点头,又嘱咐了一句:“都早点睡啊。”

  晚上我依然睡店堂隔壁的耳房,躺在床上,想着这会儿王姨正和李叔睡在一起,心里酸溜溜的有些凄凉,怎么也睡不着,冬天的夜本来就很漫长,这一来就越发难熬了,一夜辗转反侧,直到鸡叫头遍的时候,才朦朦胧胧的合眼睡去。

  不大一会儿,就被门外响起的喇叭声惊醒了,接着听见李叔和王姨来到前面,开了店门,王姨吩咐司机开慢些,又听见李叔说:“知道了!你快进去,别冷感冒了!”车声远去,王姨关了店堂的门,没有到后面去,却直接走进我睡的耳房。

  我赶紧拧开床头灯的开关,见王姨只裹着一件毛呢大衣,嘴里说:“冷死了,冷死了!”我慌忙揭开被子,伸手将王姨拉了进来。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26 19:14:01
晚上我依然睡店堂隔壁的耳房,躺在床上,想着这会儿王姨正和李叔睡在一起,心里酸溜溜的有些凄凉,怎么也睡不着,冬天的夜本来就很漫长,这一来就越发难熬了,一夜辗转反侧,直到鸡叫头遍的时候,才朦朦胧胧的合眼睡去。

  不大一会儿,又被门外响起的喇叭声惊醒了,接着听见李叔和王姨来到前面,开了店门,王姨吩咐司机开慢些,又听见李叔说:“知道了!你快进去,别冷感冒了!”车声远去,王姨关了店堂的门,却直接走进我睡的耳房的门。

  我赶紧拧开床头灯的开关,见王姨只裹着一件毛呢大衣,嘴里呵着气:“冷死了,冷死了!”我慌忙揭开被子,伸手将王姨拉了进来。

  王姨将手贴着我的胸脯,问我:“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我紧紧的箍住王姨的腰,一夜的委屈涌上心头,鼻子里酸酸的:“姨,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傻孩子!”王姨轻轻的抚摸着我,“难得你倒有一片实心,唉!姨老了!”

  “说什么傻话呢,你也不小了,也该谈女朋友了吧,姨不能害了你。”

  “不,我不要女朋友,我就要姨。”

  “我的儿,难得你对姨一片真心,我也就满足了,我还以为你只是想这个呢。我已经和小丽她舅舅说好了,明年分配工作的时候,想办法让你留在省城里,好男儿要志在四方……你都这么大一个小伙子了,老是恋着姨有什么出息呢……姨也舍不得你呀,可是你的前途更重要啊……好了,好了,哭什么呢,姨这不是和你在一起吗?”

  我们相互撕扯着拉下了对方的衣,我却吃惊的发现,自己怎么也起不来,越是努力,越是紧张,越是不能成功,眼看窗外已透出了一点白光,王姨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说:“傻孩子,你太激动了,别瞎折腾了,姨也要起床了,还要做生意呢。你好好的睡一会,今天晚上,姨就好好的陪你一夜。”

  这天上午,天上果然下起了纷纷扬扬的大雪,母亲打电话来,问我把李叔的帐理清了没有,又说路上雪多不安全,叫我不要回去,王姨说,那当然,这么大雪,让宝宝回家,我怎么会放心呢,况且年关前生意太忙,正需要人在这儿帮忙呢。

  晚上,雪小了些,还没有完全止住,吃罢晚饭,王姨说天太冷,将两个妹妹早早的打发上了床,然后走出来,和我一起从里面锁紧了店门,说:“外面下雪,一步一个脚印,没有哪个大胆的小偷敢出来了,店堂里不用人了,你到我卧室里来睡吧,上楼声音轻点,别让你妹妹听见了。”

  外面正是北风呼啸,王姨的卧室里因为开着空调,却温暖如春,我脱下外套,只穿一件毛线衣,王姨走进来,我一把抱住她,王姨却挣脱了我的怀抱,说:“急什么?还早呢,我的儿,姨让你开开眼界。”王姨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一盒录像带,放进录像机里,打开电视,一对赤裸裸的金发男女跳进了我的眼帘,我只觉得身上的血液轰的一声,全部涌到了我的脸上,以前只是听说过有这种黄色录像,今天才真的看到了,我血脉燌张,浑身燥热,不知不觉的脱光了王姨的衣服……我们模仿着录像中的人物,变换着一个又一个姿势,像动物一样的纠缠撕咬,嗷嗷叫唤,王姨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而我正血气方刚,我们激情奔涌,不知疲倦,仿佛漂泊于惊涛骇浪中的一叶扁舟,一会儿跳到浪尖,一会儿跌入波谷,世界消失了,只剩下一波又一波的高潮……

  这一夜,我们做了七次,这也成了我生命中的最高纪录。

  第二年的夏天,我毕业了,由于王姨堂兄的照顾,我得以分配到省城郊区的一个区信用社工作,这当然是父母最希望看到的结果,以后的日子,无非是工作、恋爱,成家,生子;也就在我毕业的这一年夏天,李叔的工程因为质量问题被人告发了,巨额的罚款耗尽了李叔的积蓄,赖官场朋友的帮忙,才免除了牢狱之灾。幸好王姨的小店开得很红火,家里并没有陷入怎么样的困境。过了两年,李叔想在市政工程上谋求东山再起,王姨坚决不让他再出门,两口子死心塌地的开着他们的夫妻店,王姨对我的母亲说,这样好,钱是少了一些,倒省了许多担惊受怕,也免了李叔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搞在一起,前两年,王姨夫妇将他们的小店改造成了一家小超市,生意倒也很红火。

  上周三的时候,母亲打电话给我,告诉我,这个周六是王姨55岁的生日,(我们那旮旯有逢五逢十做大寿的风俗),叫我尽量一家人一起回来给王姨拜寿。母亲说王姨常常念叨起我,又想见见我的孩子,适逢周六,孩子又巴不得到乡下王奶奶家去玩,我当然也就答应了。

  这天早晨,我和妻带着女儿,赶了一班早班车,十点多钟的时候,到了王姨的家,母亲早已到了,客人很多,好在李叔都把他们安置到了饭店里,王姨家里倒不是太喧闹。王姨上前和我的母亲抢着抱我的孩子,一边说:“这么老远路,特地回来干什么,倒把小家伙折腾累了。”妻笑着说:“她哪里会累,昨天听说要到这儿来,兴奋得半夜都不睡呢。”女人们到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语,我被院子里的桂花香气所吸引,端着一杯茶,默默的坐在桂树下的一块石凳上,往事一幕幕的涌现在心头。

  参加工作过后,我和王姨渐渐恢复到正常的关系。岁月消磨,当我已开始步入中年的时候,我常常回忆起这些往事,楼上有朋友质疑本文的真实性,说真的,有时候我自己都怀疑,这些事情只是我的幻想而已,当年的沉迷于王姨的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年真的是我吗?可是,眼前的熟悉的院落,熟悉的楼房,熟悉的花木,依然是十几年前的模样,她们仿佛都在提醒我,这一切,的确曾真实的发生过。

  王姨、母亲,妻子,她们还在围着我的孩子逗笑,眼前的王姨已经有些富态,鬓边已是花白,我深感岁月的无情,古人说:“人生如逆旅”,我们都不过是其中的匆匆过客罢了,百年光阴,无非一瞬而已,终有一天,我们将离开这个并不完美的世界,如同大雁划过天空,没有一丝的痕迹,作为芸芸众生中的一员,将没有人会关注,会留意我们曾经存在在这个世界上,可是,我们毕竟来过,爱过,喜悦过,悲伤过,我们毕竟笑过,哭过,痛苦过,欢乐过……有这些,我也就知足了——我们没有白过这一生。

  窗外细雨如烟,独自对着电脑屏幕,我双手在敲击者键盘,我知道,此刻,我并不是一个人,借助一道看不见的电波,我实际上是在和无数陌生的朋友在进行着交流。当我终于将尘封心底多年的往事变成文字发表出来的时候,我不能不审视我的当年:我和王姨究竟是什么关系?
是母子,是情人,还是其他的什么呢?是什么使我们走到一起的?是情,还是欲,抑或是潜藏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的或多或少的乱伦情节,借助于一种非血缘的关系得到了一种合理的渲泄,我不能回答自己。

  窗外淅淅沥沥,秋雨如丝,一如我十五岁时的那个秋雨飘零的夜晚……

                                                                          (全文完)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26 19:14:25

...
你发的 文章...
..
...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1-29 19:17:41
冲着标题进来的



:han: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2-1 22:35:28
哥们怪不得是青浦人啊,够牛逼的,厉害!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2-3 17:24:49
看懂文章滴...



:hand: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07-12-13 00:32:26
看的人好多 呀....

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